老闷

镇魂女孩带你上高速

一个快乐的小澜孩

“哎~ 宇哥 你第一次见龙哥什么感觉啊”
“哎哟~我们龙哥真的是面若中秋月,色如春晓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啊~”白宇如是说。咬文嚼字了半天其实心里想的也就四个字儿“好看 想日”。
白宇很少见到男生皮肤这么白的 ,说厉害点儿要是阳光大点儿都能闪瞎眼。那双眼睛你突然叫他时,他就像小兔子一样眼圈泛着微红抬起头眨巴眨巴看着你,一句温润的“怎么了”从那双朱红的薄唇里吐出,简直醉人极了。许是那人习惯常咬着自己那肉肉的小手指甲,朱唇轻启微露出点上好白玉色的牙,便想着亲上去一定很舒服然后舔舔勾勒下姣好的唇形,再深入的探究下里子的东西。白宇想着舔了舔嘴唇。
“宇哥,宇哥!你这是咋了,迷了心窍啦~ 哈哈哈。也是,毕竟我们朱老师这么好看~是”“什么 什么你们朱老师,这明明是我~龙哥”是吧还没说完白宇便嬉笑的打着岔。“对对对!行行行!好好好!你龙哥 你龙哥!嚯~哎,你龙哥过来了,我要撤了,怕被闪瞎”朱一龙老远便看到白宇又在和工作人员插科打诨,这个人不管走到哪里都能天性使然的跟周围的人很快的熟络起来,打成一片,还真的是羡慕啊。白宇眼睛一亮转身便看见他龙哥白t牛仔裤搭着一件外套长衬衫,微长的头发在脑后扎了个小揪揪,我的天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好想rua一rua,不行!我要控制住我罪恶的小手手。一起身熟稔的搭上朱一龙的肩膀。“龙哥!好久不见啊~有没有想我啊~饿不饿?吃饭了没~ 不如我们等会儿录完去吃顿火锅吧,你不是挺喜欢吃火锅的咩~”朱一龙耳朵一红无奈又嫌弃的用手拱了拱白宇试图想让他把搭着的手给放下,然而那人抬手却搭得更紧了“吃了吃了,来的路上喝了粥,你话怎么那么多。”白宇贴着朱一龙耳畔吐着气:“还不是因为太久没见想哥哥了呗”依旧是骚话满天飞的白宇啊和赵云澜有的一拼啊。看着朱一龙的脖子迅速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啊~今天又是一个快乐的小澜孩呢~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评论(3)

热度(39)